搜尋
Close this search box.
Home » 淘娛樂 » 名人專訪 » 專訪/《破浪男女》梁湘華、柯煒林:「我們其實會一直想從他人身上尋找愛的可能」
專訪《破浪男女》梁湘華、柯煒林。(圖片來源:IG@alishawns、台北双喜電影)
專訪《破浪男女》梁湘華、柯煒林。(圖片來源:IG@alishawns、台北双喜電影)

專訪/《破浪男女》梁湘華、柯煒林:「我們其實會一直想從他人身上尋找愛的可能」

今年最大尺度的情慾國片《破浪男女》,不僅是導演楊雅喆繼《血觀音》之後時隔七年之作,還有影帝吳慷仁的「第三點」犧牲演出,而電影本身更兼具藝術感和突破性,鏡頭下的所有脫的沒脫的畫面一點都不 dirty,細看反而純愛浪漫得很得體,值得所有現代成年人們進戲院看看。

這次專訪主演梁湘華、柯煒林,他們為這部片獻出自己史上最裸露演出,對於第一次操作 BDSM 這樣帶有危險性的表演,梁湘華坦言,她自己其實沒有很喜歡,「但我可以理解角色為什麼喜歡,但又覺得很捨不得。在那兩三天的捆綁戲,我有被綁出勒痕瘀痕,下戲回家看到之後就覺得很難過,覺得她在愛裡承受多少的痛,是多想回到過去、無法忘懷那個男人,要靠這種痛才能對自己有掌控的感覺。

《破浪男女》主演劉主平(左起)、梁湘華、柯煒林。(圖片來源:台北電影節 提供)
《破浪男女》主演劉主平(左起)、梁湘華、柯煒林。(圖片來源:台北電影節 提供)
《破浪男女》海報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《破浪男女》海報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
 

「也許跟性或 SM 無關,有人很怕不痛就是愛不見。

而梁湘華也轉頭問柯煒林:「我比較好奇你,因為那場你把我舉起來在窗框的那場戲,我發現你的眼睛裡,好像有不捨?還是想到另一個女人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的感覺?」柯偉林坦言,他作為綁縛支配對方的那方,「其實,我在演出的時候會有控制的快感。」

柯偉林:「某個程度上我沒有碰過 BDSM,但我同時間在角色又放很多想法跟感情。像是跟白的第二次碰面,我有將怒氣發洩在白身上,有一種覺得為什麼你要這樣對自己,但我又跟著沈淪的這種情緒裡。」透過這次表演,他也發現原來真的「有人會從痛找愛,每個人對愛的定義也很不同。也許跟性、SM 無關,有人會很怕不痛是愛不見。」梁湘華在一旁也說,「就像是用傷痛逼對方、逼自己。」

柯煒林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柯煒林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
人都有暈船的可能,有愛上對方的可能。

雖然《破浪男女》是以性愛分離為基礎的故事,但每一位角色其實都在追求「性愛合一」的親密關係。但其實關於性跟愛之間能不能分開或並存?或許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。

而梁湘華說:「我自己看完也會有愛和性能不能分開?或能不能並存?的疑問。我自己剛拍完(電影)之後覺得是可以分開的,但後來想想,現在又覺得分不開。因為不管是否從性的關係開始,認識一個人之後,我們其實會一直想在他身上尋找愛的可能,所以才有人會暈船。」

人都有暈船的可能,有愛上對方的可能。」說到暈船,梁湘華提到片中吳慷仁「單親霸」這角色雖然表面上是海王,但他會去找很多對象(避雷針),其實就是在避免自己暈船,「我覺得,從愛認識彼此,你一定還是會想走向性。伴侶之間無論異性戀或同性戀,少了性好像就會有隔閡,好像沒有辦法真正了解到彼此。所以聽到有人說在一起很久沒有性,但還是感情如膠似漆,我就會想,這樣的感情能繼續走下去嗎?」

梁湘華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梁湘華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
「她其實根本可以換成不同的人。」

回到電影裡,看梁湘華和柯煒林飾演的「白Q」和「 Uber Dick」兩個角色之間,其實是沒有真正的生殖器接觸的,但他們親密激烈的性互動,事實上也並非將真正的自己投入在此時此刻,更像是從對方的身體作為載體,透過 BDSM 的過程去看自己和他人的另一段關係。

而在片中第二段窗邊戲,柯煒林認為這是對他和對角色內心的極大轉折,「在窗邊那 15 分鐘的戲,他們之前可能都只是老闆跟顧客的關係,但這次突然模糊了那個界線,而認識了比較直接的彼此。」柯煒林認為,片裡這兩人就像是在錯的時間地點,遇到可能是對的人,最後透過對方去面對、鬆綁某個傷口。

柯煒林說,「其實 Uber Dick 在白的面前,從頭到尾都將頭套戴好戴滿,所以白根本可以換成不同的人。所以我曾經在拍的時候有想過,白有在任何一瞬間覺得 Uber Dick 就是 Uber Dick 嗎?」無論對柯煒林或角色來說,心中都出現過這個疑問。

柯煒林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柯煒林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
「那慾望不是在性方面,而是她想要被擁抱。」

而那第二場戲氛圍中加入了「溫柔」,梁湘華說她也從這一刻起成了「暈船仔」。梁湘華認為,白開始不只是著迷於對方的調教手法,而是忽然覺得自己也有了被愛的可能,「像白這個女生,她其實是很不想要結婚、壓力很大,尤其結婚對象根本就不愛自己,可以看出她對愛其實還是有很大的渴求。」

雖然對方戴著頭套,白Q也其實可以換人,但後來出現曖昧舉動,梁湘華認為「她不一定是愛上 Uber Dick,她只是找到一個愛的機會,所以對這個人產生極度的好奇。就像蛇鑽進褲縫裡,想去看看這個人是什麼人。」

柯煒林也說,他覺得白是想要追尋愛,所以「我覺得她對 Uber Dick 也不算暈,比較算是慾望得不到解放的感覺。但那慾望不是在性方面,而是她想要被擁抱、有溫度的觸碰。所以任何人給她的愛,她都會好好接受。

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《破浪男女》劇照。(圖片來源:台北双喜電影)

「如果我繼續的人生,是她的後續⋯」

看《破浪男女》到最後一刻,其實會讓人感到悲傷。而身在其中的演員,梁湘華說自己其實也過了一陣子才走出角色帶給她的觸動,也讓她回想起曾經的戀情,「雖然故事沒有結局,但我希望白Q她能快樂,也希望世界上和她相似的那些人幸福。如果我繼續的人生是白的後續,我希望自己可以舒坦快樂,找到一個人可以分享心裡的事。」

專訪那天,柯煒林前一天剛看完電影,「我看完電影之後想到,愛跟慾望中間的橋樑會需要什麼東西?如果愛與性不能並存,他們能夠長久嗎?會分開還是可以繼續?如果受過傷或還在痛當中,這部電影可以陪你,很坦露每個人的感受。

延伸閱讀:

專訪/梁湘華、柯煒林《破浪男女》獻出裸露激情處女作,毫不猶豫接演「只為他」

專訪/《破浪男女》劉主平的佛系演員路:「直到那一刻,我都還不覺得我可以演戲」

也許你會感興趣
FOLLOW US
本週精選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