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Close this search box.
Home » 淘兩性 » 私房情慾 » 公主徹夜未眠(7):得到男人的身體比得到心容易太多,至少誘惑他主動出擊……
這樣,我算成功征服他了嗎?(圖/shutterstock)
這樣,我算成功征服他了嗎?(圖/shutterstock)

公主徹夜未眠(7):得到男人的身體比得到心容易太多,至少誘惑他主動出擊……

他抬起我的腿,讓我側身扭體轉向一旁,從斜後方繼續進入我。他撫著我的臀部,一會兒揉捏、一會兒輕拍。我感受他在我體內的進出,聽著下體摩擦時的聲響,還有從他喉頭發出的愉悅低吼。

接著我轉身俯趴床上,讓他從後方持續抽插,隨著抽送律動,我的聲音從低吟嬌喘慢慢變得高頻放浪。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堆疊,終於達到極致的高潮點,我大口喘氣癱軟在床上。他也喘著氣在我身邊躺下,我看著他的側臉,他從兩片唇瓣之間呼出氣息。

這樣,我算成功征服他了嗎?

▲我轉身俯趴床上,讓他從後方持續抽插,隨著抽送律動,我的聲音從低吟嬌喘慢慢變得高頻放浪。(圖/shutterstock)

但得到一個男人的身體比得到他的心要容易得太多了,我頂多只是誘惑了他主動出擊,卻還無法確認彼此的關係。

我想起暄暄對我說的:「女人不必急著界定關係,而是要讓男人急著想界定關係。多數的女人常犯一個錯誤,就是以為用身體可以綁住一個男人,或是企圖用身體綁住一個男人。先發生了性關係之後,又急著去界定愛的關係。事實上,男人有時候是身體跑在腦子前面的,妳越是逼他想,他越是看不清楚,最後感到壓力就想逃。」

當我照著暄暄教主的指示,一步步把他拐上床之後,我不能心急功虧一簣。因此,我決定邊走邊看,看看今天之後兩個人關係有什麼微妙變化再說。

他轉過頭來看著我的眼睛,咧嘴笑了:「欸~比我想像得還好。」

「想像?你想像過?」

「掛睡本來就是充滿想像力的陪伴啊。」

「等等!」我挪過身體,將頭輕靠在他的臂膀上:「所以你那時想像了什麼?」

他挑了挑眉:「正常的男人都會想吧。例如妳身材很好但衣服包得很緊,男人就會想像扒光妳的樣子。例如妳聲音好聽,就難免會想像在床上會是什麼樣的呻吟。」

我戳戳他的臉頰:「喔~原來你默默想了這麼多喔?還一付正經八百的樣子教我床上運動……」

他呵呵笑著:「我也不想被當作色狼啊!通常都要一本正經地搏取女生好感,看對方的接受度,才能露出真面目。」

原來如此。男女之間的曖昧,就像諜對諜的把戲。

然後,我們一起去洗了澡,退了房。回家之後,繼續掛睡聊天陪伴。我沒有心急要界定關係,但也沒有主動邀約。他每次找我,我都熱情回應,等待他下一次的邀約。

不一樣的是,在有了身體上的親密接觸之後,掛睡聊天話題尺度自然也就開放許多。有時我們會以語音和照片撩撥彼此,提供對方當下更直接的想像。他傳了旅拍的照片給我之後,我換上了我的大頭貼。

「謝謝你幫我拍的照,詢問度很高。」

「詢問什麼?」

「詢問我怎麼這麼美啊!」

「誰詢問妳?」

我暗自竊笑,感覺這是威廉王子上鉤的徵兆。當一個男人在乎妳的時候,他會問很多細節,他在意妳的週邊關係,有時候妳會覺得他管很寬。

「就一些男生朋友啊,專門在注意誰換了大頭貼,就藉機敲一下問一下。」

「妳很多男生朋友?」

我的笑容擴大了,如暄暄說的,讓男人自己心急想界定關係更重要。

「還好,大都是同學同事。可能因為我單身吧,所以難免會有人來示好。」

暄暄的武林秘笈還有提到,要給對方有行情但又不是花蝴蝶的形象,因為男人都喜歡有一點挑戰,但又不要過於艱難、肯定沒希望的挑戰。

 

 

姊妹淘line

延伸閱讀:

午後的會議室傳來呻吟聲,我貼著門聽到:「啊⋯好大⋯被塞得好滿⋯」

那天早上我被不停的抽送、晃動,突然門就被打開了⋯

公主徹夜未眠(1):「男人就幾種消耗體力的方法,例如『床上運動』?」

公主徹夜未眠(2):「妳不是睡不著?需要做一點床上運動嗎?」

公主徹夜未眠(3):對待男人就是要給他誘餌,而且讓他感覺每件事都是自願的

公主徹夜未眠(4):「他的肌肉線條,讓我想起他那天教我的床上運動……」

公主徹夜未眠(5):「白色蕾絲內衣褲很純粹無邪,看他什麼時候忍不住撲過來…」

公主徹夜未眠(6):妳想要嗎?今天我們不掛睡了,而且不打算睡……

也許你會感興趣
FOLLOW US
本週精選
Scroll to Top